「美日澳印『民主鑽石』合作機制之展望」座談報告

  • 發布日期:2018-06-08


圖片來源:https://goo.gl/images/LPCf3Y


本會「美日澳印『民主鑽石』合作機制之展望」座談會

一、  美日澳印4國對「民主鑽石」觀點及政策作為

(一)       美國

1. 美國「印太戰略」是否等同日本「民主鑽石」仍待商榷川普「國家安全戰略」(NSS)指「印太」區域範圍係自美國西岸至印度西岸,所涉議題、國家及面積皆遠大於安倍「民主鑽石」,且「印太」仍係一概念,尚未達區域戰略部署階段;另川普NSS仍凸顯渠「美國優先」政見,故美政府是否接受揭櫫包容精神之「民主鑽石」區域安全構想恐待觀察。

2. 美國務院組織改革將反映美對「印太」立場:就美國國務院組織之地域業管分工而論,「印太地區」係由亞洲暨太平洋局及南亞暨中亞局分管,故國務卿提勒森(Rex Tillerson)對國務院組織改革計劃是否做出相應調整,將反映美國對「印太」立場。

(二)       日本

1. 安倍第一次執政提「印太」,並於第二次執政提出「民主鑽石」構想「民主鑽石」概念最早源於2006年安倍首次組閣時提出之「自由與繁榮之弧」價值觀外交,隔年遂出現「印太」概念;2012年12月安倍第二次執政,渠2013年1月旋即發表〈亞洲民主安全鑽石〉呼籲美日澳印建立安全機制,同月亦於首相官邸網站發表「日本外交新五原則」表示應建立橫跨印度洋及太平洋之關係網絡,以促兩大洋之安全繁榮。

2. 安倍二次執政促「民主鑽石」自戰略性宣示轉為實質戰略目標繼日澳於2014年確立「特殊戰略夥伴關係」後,安倍2016年11月與印度總理莫迪會晤,雙方同意將安倍「民主鑽石」與莫迪「東向政策」結合,而川普勝選至就任初3個月間,安倍亦赴美與川普會面2次,皆顯示安倍持續拉攏美澳印,以促「民主鑽石」自戰略性宣示轉為實質戰略目標。

(三)       澳洲

1. 2017年《外交政策白皮書》內容反映對「印太」之重視:澳洲2017年11月《外交政策白皮書》首次定義「印太」係跨越東印度洋至太平洋並連結東南亞之區域,包含印度、北亞及美國,報告中亦稱澳政府將致力與美日印進行三邊安全對話,以強化澳洲在印太合作伙伴建構之角色,顯見澳洲對「印太戰略」及「民主鑽石」之重視。

2. 澳洲安全暨外交政策向傾美,以美日印澳4方安全機制為區域重心實屬必然:中共係澳洲前5大進出口國,且赴澳旅遊人數以中國大陸最多,致澳洲高度重視與中共經貿利益,然澳洲同時亦抗拒中共政軍對澳政府之影響力,故促澳持續「經濟傾『中』、安全傾美」兩手策略,至澳積極深化與美日印安全夥伴關係實屬必然。

(四)       印度

1. 印度向美日靠攏旨為強化嚇阻中共力道:中共持續藉與南亞國家合作推動公路建設遂行陸路版「切香腸戰略」,威脅印度周邊安全,惟考量印度國防預算僅為中共1/3,故莫迪政府盼藉強化與美日澳安全合作以增加對中共嚇阻作用。

2. 印度關切與美日澳安全合作或將升高其捲入亞太區域衝突之風險:建立4國安全合作雖可增加對中共嚇阻力量,惟印度仍關切無法確保美日澳於印「中」邊境衝突時願承擔風險援助印度,反可能升高印度捲入亞太區域衝突之風險。


二、  
美日澳印4國相互關係

(一)       美日、美澳及美印

1. 美日雖具完備同盟機制然日本持續尋求明確川普亞太政策:美日合作逾半世紀且具完備之雙邊軍演、戰備整備及通聯機制,然從歷史觀之,冷戰結束後美國亞太政策不明曾引發日本高度憂慮,而當前川普政府亞太政策走向更令日本難以掌握,致日本持續積極尋求明確美國政策態度。

2. 澳洲加入「民主鑽石」旨為追隨美國:澳洲係二戰迄今唯一主動參與過美國全球各地戰事之盟友,顯示澳洲具與強權結盟之傳統戰略文化,加以澳洲2017年《外交政策白皮書》稱孤立之美國並不利於「以規則為基礎之國際秩序」,故利澳洲加入「民主鑽石」係因有美國參與。

3. 美印對雙邊軍事合作皆持保留態度:美國長期表示盼印度承擔更多防衛責任,然美印兩國未有防衛協定,印度亦未曾派軍隊參與美國於阿富汗相關任務,顯示美印對雙邊軍事合作皆持保留態度。

(二)日澳、日印及澳印

1. 日澳經濟安全關係緊密,兩國將簽訂《訪問部隊地位協定》抗衡中共壓力:日本及澳洲皆為美國亞太傳統軍事盟友,更係RCEP、TPP及APEC共同成員,兩國安全及經濟關係匪淺,美國退出TPP後日澳雙邊關係更趨緊密,兩國今年將簽訂之《訪問部隊地位協定》(VFA)除可簡化雙方軍事合作程序,亦可提升兩國抗衡中共能力。

2. 日印皆欲強化合作以嚇阻中共:印度與中共存在邊境爭端,日本亦欲於東海議題與中共對抗,日印皆具擴大嚇阻中共之戰略需求,且日本「印太戰略」與印度「東向政策」戰略利益一致,有利兩國共同推動「民主鑽石」機制,故印「中」洞朗對峙期間日本駐印大使即聲援印度。

3. 印度洋係澳印共同戰略利益,兩國2017年更首次進行「2+2」次長級對話:印度洋穩定繁榮係澳印兩國重要安全利益,兩國2009年即建立戰略夥伴關係,雙邊經貿、文化及教育等交流相當頻繁。澳印亦進行海上安全合作,兩國於2017年12月12日首次舉行「2+2」外交與國防部次長級對話,深化雙方軍事事務交流。


三、  
「民主鑽石」之展望

(一)美日鐵盟、美澳遠盟及美印不盟之不對等關係致「民主鑽石」尚難成形:美日係最全面完整之「鐵盟」關係,日本長期與美國對外政策立場一致;美澳同盟雖將持續,然澳洲地緣上較遠離戰略重心且與中共並無領土爭端,故澳洲將重視本土安全需求勝過境外事務;美印更因雙方缺乏互信故維持「不盟」狀態,美國與日澳印雙邊關係不對等,致「鑽石聯盟」成形仍言之過早。

(二)日「中」關係雖緩然「民主鑽石」將持續,後續應關注其內容及相關機制發展外界咸認因2018年適逢日「中」簽訂「友好和平條約」40週年,日本對「民主鑽石」態度或轉趨消極,以緩和日「中」緊張關係,然日本之「民主鑽石」政策框架已然成形不致因而發生改變,後續應觀察美日澳印對「民主鑽石」內容及相關機制發展之立場與作為。

(三)美若同意扁平式安全合作架構則可能建立「民主鑽石」次區域安全機制:美國長期傾向於亞太地區建立由美方主導之階層式安全合作架構,次區域安全合作交由區域內唱國與他國負責,屬不同層級之合作機制;惟日本「民主鑽石」係扁平式安全合作架構,若在「民主鑽石」架構下擴增次區域安全合作,則其他區域國家將與美日澳印處平等位置,故若美國願接受「民主鑽石」扁平式安全合作架構,或有望建立次區域安全機制。


四、  
對我政府之建議

(一)我應統一協調對美日澳印1.5軌對話以提早掌握各方態度:我政府應統一協調與「民主鑽石」4國雙邊交流事務,藉深化臺美、臺日、臺澳及臺印1.5軌對話及公開情資蒐整,評估各方綜合意見,以利提早掌握各方態度及發展脈絡,並於各國展開官方行動、甚至正式宣布成立「民主鑽石」前有所因應及準備。

(二)我政府與美日澳印安全合作應多元並擴及國防產業層面:我政府過去與日澳印軍事交流層級聚焦於中階軍官且以陸軍為主,建議未來應促合作多元化,如請印度派武官駐臺、擴展海空軍雙邊交流,或以美國為核心,在美國境內籌辦臺灣與美日澳印安全合作相關交流;另中科院亦應於國艦及國機國造計畫中藉合作開發或共同生產名義,強化與美日印澳技術交流,進而擴大推動國防產業效益。


檔案下載

  • 更新日期:2018-07-18